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 | 手机阅读

顶点小说-顶点小说网 -> 武侠修真 -> 仙都

仙都 正文 第七十五节 七兔子急了还咬人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巷子幽深,人迹罕至,七拐八拐来到一户大宅前,透过虚掩的缝隙,望见精心修剪的花架,藤蔓缠绕,石桌石凳包浆如玉,主人似乎刚刚离开,随时都会回来。然而在一派安详冷清的气氛中,郭传鳞嗅到了一缕血腥味,他心中打了个咯噔,不详的预感浮上心头。

    闵胖子出事了?

    夹关到扬州这一条要命的“鹰线”,维系于闵胖子一身,他若有个三长两短,郭传鳞就只能自个儿拿主意,淮王和邓去疾都不是省油的灯,稍有疏漏,韩先生苦心积虑谋划的局势,只怕一夜之间付诸东流。

    隔了数条街,就是嘈杂的街市,郭传鳞充耳不闻,心绪冷若冰雪。他无声无息抽出反曲刀,轻轻推开虚掩的门户,院落里静谧如夜,一览无余。凶手得手后是即刻远飏,还是躲在阴暗处等待下一个猎物?他举步踏过门槛,留意着轻微的风吹草动。

    闵逵的尸体赫然倒在藤椅上,胸腹间有一处极深的伤口,紫黑色的鲜血淌了一地,手边矮桌上搁着锡壶和酒杯,杯中尚有少量残酒。他死得很安详,双目微闭,似乎在睡梦中被夺去了性命,没有感觉痛苦。

    郭传鳞随手拿起酒杯嗅了一下,酒气中混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异味,他猜测有人在酒里下了失心迷魂的毒药,瞒不过他的鼻子,常人却难以察觉。他的目光再次落在闵逵的尸身上,猜测着凶手的来历,盘问停当,一剑毙命,其狠毒果断堪比刺客。

    堪比刺客,毕竟不是刺客,致命的一剑刺在闵逵胸腹间,而非头颅咽喉心脏之类的人身要害,胸腹中剑不至即刻毙命,临死反扑最为凌厉,老江湖是绝不会犯这样的错误,杀死闵逵的,当是名门大派的弟子。

    郭传鳞绕过尸体来到院中,石板铺地,纤尘不染,花架近在眼前,每一根藤蔓,每一片叶子,在风中轻轻摇摆,摇曳生姿。

    “哼!”一声咬牙切齿的冷哼,熟悉又陌生,怨恨而刻毒,倾尽五湖三江之水也无法洗脱。郭传鳞如遭雷击,浑身肌肉紧绷,僵立在原地,不敢贸然行动。他对自己的耳目一向自信,明明已全神戒备,为何没有察觉对方近在咫尺?心念急转,顿记起淮王隐匿气息,深藏不露,没想到短短数日间,又一次被蒙蔽了!

    “青城派的孽畜,还不给我转过头来!”那是“辣手观音”冯笛的声音,一字一句从牙齿缝里挤出来,浸透了刻骨铭心的痛恨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冯师叔……”郭传鳞左膝微曲,放慢动作侧转身。

    “住口!”冯笛眼中寒光闪动,手腕轻抖,长剑破空声蓦地响起,犹如一串尖锐刺耳的催命哨音。

    郭传鳞后颈寒毛倒竖,有如目睹,利刃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,直刺后腰。冯笛这一剑是要取他的性命!生死关头,头脑异常清醒,他迅速向前扑倒,着地一滚,翻身跃起的同时,反曲刀向后挥去。

    冯笛身法飘忽不定,有如鬼魅附体,不退反进,在刻不容发之际避开刀锋,手腕急转,剑尖连划十来个圆圈,重重叠叠套向郭传鳞右臂。孰知郭传鳞这一刀留有余力,借势掠回,挡住冯笛密如羯鼓的进攻。

    双方以快打快,刀剑交击,变幻莫测。郭传鳞被她压得喘不过气来,始终不得转身,被迫反手招架,终有疏忽之时,无移时工夫,后背先后二度被创。好在他肉身强悍堪比妖物,剑尖入肉不深,鲜血尚未渗出,便已愈合如初。

    当日郭传鳞在落雁峰十八里坪贺岁堂崭露头角,悲风回旋剑凌厉无双,顷刻间将五根牛油巨烛削断,冯笛亲眼目睹,自忖难以招架,故不惜催动仙符,展开轻功与他贴身近战,不容他正面交手。但她万万没料到,郭传鳞弃剑不用,以反曲刀护住后背要害,虽然窘迫,却堪堪敌住她的攻势。

    从后偷袭华山三代弃徒,不曾得手,反陷入僵持之局,久战不下,冯笛急躁起来,剑法愈发凌厉狠毒。郭传鳞落在下风,勉强撑过半柱香光景,心浮气躁,暗暗叫苦。这一刻,他深深觉得自己实在太弱,连冯笛都能把他逼到死地,倘若一剑穿心葬送在这里,又有多少人会笑,多少人哭?

    噗噗噗噗,后背又连中四剑,幸好都在皮糙肉厚处,尚不致命。仙符,又见仙符,郭传鳞心如明镜,如此狼狈非战之罪,冯笛仗着仙符所附法术,进退如流光,莫说伺机反击,连衣角都摸不着,除了苦苦捱下去,别无良策。

    玉女剑以轻盈快捷见长,适于女子修炼,所谓“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,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”,但在冯笛手底使来,少了几分飘逸,多出几分狠毒,却是多年前那一场蹂躏身心的遭遇使然,心意与剑意相忤,她始终无法突破自身局限,在剑法上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差了这一点剑意,看似微不足道,却给了郭传鳞喘息的余地,后背的伤口纵横交错,鲜血迸流,肉身再也来不及愈合,然而他韧性十足,不知吃了多少剑,始终没有倒下。仙符毕竟是外物,冯笛一轮急攻,未能将对方拿下,略显疲态,长剑回收慢了半拍,郭传鳞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,双撞劲勃然而作,真炁游走经络,旋出百十个漩涡,一招“风入松”,反曲刀平举至齐眉高,左脚踏上半步,刀刃微微震颤。

    冯笛痛恨青城派,为报仇雪恨,对松风剑法下了不少功夫,“风入松”是松风剑法的起手式,非攻非守,门户大开,她只道对方已是强弩之末,忙中出错,当即一剑刺出,直取他后脑。那是玉女剑中的杀招“平沙落雁”,剑尖颤动,蕴藏诸般变化,谁知郭传鳞不避不让,反曲刀划过一道弧线,双撞劲蓄至巅峰,如开了闸的洪水,倾泻而下,逼出三道凌厉至极的刀气。

    兔子急了还咬人,何况是个大活人,生死之间有大恐怖,郭传鳞被逼到这份上,生生突破自身极限,攀上“真炁外放,有形无质”的化境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顶点小说-顶点小说网提示:
  ① 文章阅读页面,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回车键返回书目录。
  ② 如果您发现本书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通知我们,赖以生存的顶点小说-顶点小说网需要您们的建议和更多的参与!
  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仙都最新章节,而本站又没有更新,请发短信通知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,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