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 | 手机阅读

顶点小说-顶点小说网 -> 武侠修真 -> 乾龙战天

第五十九章 暗示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“孽畜被彻底的杀死了,肯定是真的。”云景道长打破了安静,先道出自己的看法,“只是钱正君和火姬选择离开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不敢再正眼看自家主公,硬下心肠说道,“她们两个,我认为,都不可能这么轻易的离开。这里头,怕是另有隐情。”

    他从主公那里得知,钱柳能变成钱正君,全是因为在秘境里的一番奇遇。

    神秘的祭司大人为什么会看中钱柳,他不得而知。但是,他觉得,天底下不会有唾手可得的好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从王行这次带回来的情报里,他隐约能窥得一二——钱柳这些年一直在暗中查通天塔。

    而通天塔是什么?

    据钱柳所说,那是上古时期留下来的界面传送古阵。

    钱柳为什么会去查它?

    肯定是那位祭司大人的要求。不然的话,钱柳连通天塔的存在都不会知道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仅从这一点,他就能充分感觉到钱柳要做的事不简单。

    那么,她的离开怎么会这么的简单呢?仅仅是带着阴军去寻找一个合适的养伤之地?

    他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再说火姬。

    火姬为了能跟魏长老在一起,不惜离族出走,只身跑过来。所以,她真的会连句告别的话也不给魏长老留,掉头就进了通天塔,离开鸿蒙界?

    他也不信。

    钱正君和火姬的反常之举,结合在一起,让他不由得强烈怀疑,她们其实是受以了某种胁迫。

    “那人实在是太强大了,她们完全无力反抗。那人掳走了她们。”云景道长叹了一口气,“也有可能是,她们打不过那人,利用通天塔将那人引开了。”

    沈云又吐出一口浊气,看向王长老。

    后者挠了挠头:“我也觉得不对劲。这两天,我反复的回想我家小五当时的情形……”他看着坐在正对面的云景道长,“道长,人死了……呃,我是说,转修鬼道之后,会不会还保留着生前的一些习惯?”

    “会啊。因为骨子里还是她自己啊。”云景道长心思一转,问道,“你看出来小五在说谎?”

    王长老摇头:“那倒没有。只是我觉得她的口才比生前变得好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?”沈云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王长老轻叹:“说起来是造孽。小五在考入女营之前,基本上没有见过外人,说话很不利落。后来加入女营后,慢慢的有所改变,但还是不擅言谈。说句老实话,这是我头一回看到她一气说下这么多的话。有条有理,连一个重复的字也没有……实在是太不象是她能说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沈云心中一紧。他其实已经猜到了,却不死心问道:“所以,你在怀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怀疑,这些话是别人一字一句教给她的。而且这人不是钱正君,也不是火姬。”王长老苦着脸继续说道,“这两天,我一直在想这人会是谁。可我没能想出来。刚才听了道长的分析,我觉得,这人应该就是道长说的那个胁迫钱正君和火姬的人。”

    沈云握了握拳头:“你们俩的意思是,有人胁迫钱正君带着阴军、火姬带领黑海蟒一族离开鸿蒙界,并且还让王行回来给我们传话,让我们误以为她们好好的?是这个意思吗?”

    云景道长和王长老相对一视,齐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沈云松开拳头,冷笑:“那我倒有一个疑惑想叫你们俩帮我解一解了。这人既然有能耐把她们掳去其他界面,肯定是本事了得。在鸿蒙界里,无人能敌。既是如此,他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,放王行回来报信?他有必要安抚我们吗?”

    王长老闻言,心里有些动摇了,抬手拍着自己的额头:“是啊……这么一说,好象又说不通了。”

    云景道长却反驳道:“上界的贵人们之心思,岂是我等下界修士能够轻易揣摩得出的?”

    因为以仙山和凡人界为例,“仙凡有别”之思想作祟,类似的事情,在他两百多年的人生里,亲眼看到的,甚至亲身经历过的,都是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见沈云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,他抿抿嘴,还是继续往下说:“放王行回来,还一字一句的教她传话,一是可见他足够厉害,根本不把我等放在眼里;二是他兴许有所顾忌,不愿意把事情做绝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道,“我也发觉,王行说话,前后确实大有不同。前面汇报时,比起后头说及她的个人情况,明显的要强上许多。先前,我还以为是心绪波动太大的原故。现在看来,却是另有原由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王长老的额头上已经全是冷汗,心底里更是电闪雷鸣——我的天爷,这到底是招惹上了哪路神仙?

    叱咤——,又一道强雷闪过,他心头一亮:莫非是混沌兽的主人?

    然而,不等他说出来,沈云先出声。并且问的是他:“老王,王行在汇报时,有没有给你暗示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她完全没有小动作……”王长老说着,“滋”的吸气,“这么说也不对。她把话说得那么利落,应该就是在暗示我了。”说到这里,他猛的一拍大腿,“对的,绝对是暗示。这孩子原则性强,公私分明得很,从来没有在说公事的时候提过私事。可是这回,她不但提了,而且还不止一次的提。既提到了她的祖母,还详细的提到了她的宏愿。离开前,我说将她祖母护送过去。如果是平时的话,她只会跟我恼,直接拒绝,哪里会接受,还跟我道谢!哎呀,是我太笨了,一直没回过味来。差点误了大事!主公,那人会不会是混沌兽的主人?他掳走钱正君他们,是要为孽畜报仇吗?”

    沈云摆手:“那厮没有认主。”

    云景道长和王长老又是相对一视。这回是有些质疑。

    沈云解释道:“白道长跟我说,神兽要是认了主,额头上也会留下契约印记。平时的话,人身不会显。但是,化回真身时,肯定会在额头上现出印记来。他也曾怀疑那厮是受了其主子之令下界来。所以,让我有机会的话,仔细看一看其真身上有无印记。自那以后,我就记心上了。几次与之交手,都有留意。那厮的额头确实没有契约印记,不是契约兽。”

    但是,这并不能排除孽畜不是受人指使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不认为指使孽畜的那人,与掳走囡囡她们的,是同一人。

    没错,他和道长他们想到一块儿去了,也高度怀疑囡囡她们是被掳走了。

    甚至那人是谁,他心里也有了准确的猜测。

    贼老天!

    定是觉得囡囡她们杀掉孽畜,做得太多了,所以,直接将她们带离了鸿蒙界。

    鸿蒙界在他的眼里,到底是什么!

    呼——,无名怒火腾起。沈云从未有过的愤怒!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