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 | 手机阅读

顶点小说-顶点小说网 -> 武侠修真 -> 地煞七十二变

第九十二章 蛊酒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酒神祭当日。

    怨气凝斑,遮云蔽日,天地昏惨。

    已至午时。

    潇水城中反倒渐渐泛起雾气,淤积渐深,挥之不散。

    街头巷尾喧嚣不绝,雾中挤满了攒动的人头,男女老少,全都挂着一个模子印出的笑脸,朝着同一个方向——酒神庙。

    神窑中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火光晃动映照出深井环廊上密密麻麻的人影,俱是城中显贵与各家酒坊主人,但若借火光细看,一个个虽是人形,却冷不丁会露出些非人之处,獠牙、利爪、长尾……妖魔鬼怪冠冕堂皇齐齐望着窑底法坛。

    法坛上,酒神像依旧举杯斜卧,意态潇洒,可免不了黑斑点点爬上面孔,原本笑看潇水芸芸众生的神情此时竟显出几分阴邪、讥诮。

    神像前。

    一个巫女正跳着夸张而瑰丽的舞蹈。

    巫女头戴彩绘的傩面,瞧不清面容。

    只见她身作鲜红的法衣,左手龙角,右手铃刀,身姿柔韧,动作矫捷迅疾。

    在法台上不住旋转跳跃。

    彷如一朵缓缓绽放的火莲。

    观之令人目眩,使人神迷,更让人疑惑。

    原本主持祭仪的青萍真人固然精擅仪轨,但老态龙钟,哪儿有台上的舞者这般翩若惊鸿?

    可若不是于枚,台上的又是谁呢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潜藏在人群中。

    幻蝶有些焦躁不安。

    它的目光一阵盯住法台上起舞的巫女,一阵又同所有藏身环廊的幼虫妖傀一样,细细辨认着窑中每一张面孔。

    在哪儿呢?

    是谁呢?

    虞眉的同伙。

    在水月观被付之一炬后,幻蝶终于确定,虞眉身边有着另一股力量。

    这股力量不敢正面挑战自己,应该并不强大,却足够狡猾,像毒蛇一样潜伏于暗处,以虞眉的行动为遮掩,悄然蓄积着毒液,以备致命的一击。

    正如当初的自己。

    幻蝶也曾猜测过同伙的身份。

    幻阵没有外人闯入的反馈,所以这股力量应该来自于幻境内部。

    是留作后手的猖将?

    或者趁乱觉醒的妖魔?

    事到如今,它们又将作出怎样的抉择?

    是会识趣走避?

    或者冒死营救虞眉呢?

    幻蝶都不确定,但并不妨碍它抛出诱饵,设下陷阱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时间流逝。

    法台上。

    一番古怪而繁琐的仪式后。

    酒神祭终于来到了最重要的环节。

    选拔酒魁。

    正如往昔千百次轮回一样。

    酒魁花落严家。

    严坊主高兴得手舞足蹈,当即打开酒窑,散与全城。

    于是这夹杂了特殊“佐料”的美酒从酒窑散给环廊,又从酒神庙送入潇水每一个欢庆佳节的人手中。

    而后阖城同庆,举杯共饮。

    酒神窑中。

    幻蝶轻轻摩挲着酒杯。

    看着周遭的人们在欢声笑语中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心中原本的焦躁不安随之泄去。

    它俯身看着窑底法坛上正在主持谢神仪的虞眉,脸上挂起莫名的笑意。

    而后退入一个光照暗淡的角落。

    慢慢抿着酒液。

    耐心而从容。

    就像一只织好罗网静待猎物上门的蜘蛛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幻蝶多少体会到道士曾经的心情。

    精心布下了陷阱,但猎物始终没有冒头的意思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一直到整个庆典结束,幻蝶设想中的虞眉同伙却始终不曾出现。

    它心情郁郁走出神庙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雾气渐消。

    站在庙前高高的石阶上。

    远山烟笼雾罩的轮廓,近处蜿蜒的水道与鳞次栉比的房舍以及满街热闹的人群尽入眼中。

    胸中块垒又须臾消灭。

    它忽而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有蝼蚁躲藏在暗处又如何?

    妖魔们都饮下蛊酒,幻境已然尽在掌握!

    只消吞下那槐灵,再用蛊酒控制住这满城妖魔,发展族裔,何愁不能在这片沃土上,立起一个大大的妖国!

    正当它踌躇满怀之际,身边的人群里却是突然起了喧嚣。

    “咦,看,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上去的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个道士。”

    幻蝶心里咯噔了一下,循声望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酒神庙高高的屋脊上,李长安按剑而立。

    在布满黑斑的肮脏天穹下,他那身缀满补丁的麻布道袍竟显出些纤尘不染的味道。

    道士居高俯视。

    很快找到了幻蝶那张因不可置信而极度扭曲的面孔。

    他冲对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
    将早已准备好的东西抛掷下去。

    并随之送上了一句热情而不失礼貌的问候:

    “苏泼儿来日,妈惹法克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幻蝶着了魔一样。

    目光不由自主地被那抛出之物所吸引。

    待它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那东西竟已捧在了自己的手心。

    它当然晓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可身体中仿佛蒸腾起莫名的燥热,这燥热攥住了它的眼珠子,使其牢牢对准了掌中之物。

    一颗心脏。

    一颗鲜红的、渗透着烈酒的心脏。

    幻蝶认得手中这团血肉,或者说,这段春风得意的日子里,自己曾无数次啃食过它——这是太岁妖的心脏!

    可是,太岁妖不该在水月观的大火中灰飞烟灭了吗?

    幻蝶心头升起了一个隐隐的想法,这想法如此清晰,只隔着层膜就能窥见真相,可没待捅破,一股血与酒掺杂的浓香突而暴起。

    蛮横地掰开牙关,挤过喉咙,钻进肚子,最后,逮住肠子狠狠一扯。

    “咕噜。”

    五脏六腑一串作响,呼喊着同一个字眼儿。

    饿!

    饿得要命!

    饿得发狂!

    然而,幻蝶其实并不饿,昨夜为了填补精元亏空,它把啮铁强行吞进了肚子,现在反倒还有点消化不良。

    所以这点饥饿于它而言,更像是错觉,梦幻泡影,眨眼就灭。

    但是它神色却由此变得疑惑,继而因惊悚而扭曲。

    不知从何时起,街上变得静悄悄的,仿佛先前那点儿热闹与方才的饥饿感一样,只是不禁考验的错觉。

    雾气将散未散,稀薄地流连在街头,衬得整座城市都像是一触即破的泡沫。

    幻蝶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看到周遭,不,是全城都是红通通的眼睛。

    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盯着自己手中的血肉。

    身为妖魔的幻蝶竟是打了个冷颤,它下意思地就催动了周遭人腹中的蛊酒。然而,周遭人身体中另一种东西却蛮横地压倒了幻术,那是更加根植于本能的东西——饥饿。

    “咕噜。”

    那是石阶上一个女子腹中的嚎叫,她的眼睛直直瞪过来,嘴角涎水直流,眼睛越瞪越大,嘴角越裂越开,渐渐整张面孔只剩血红的眼睛与布满利齿的巨口。

    “咕噜。”

    这是街边酒店阁楼上的游客,他依着栏杆,垫着脚,拼命探出头望过来,脖子越拉越长,从楼上蜿蜒下来,脸上写满莫名的渴求。

    “咕噜。”

    这是街头某个妇人怀中的婴孩,他从母亲怀中瞪大眼珠看过来,尤嫌看不清楚,于是在额头、在耳后、在脖颈、在手肘……睁开了密密麻麻的红眼珠。

    “咕噜。”

    声音瘟疫一般在雾中蔓延。

    咕噜。

    咕噜。

    咕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幻蝶终于捅破了脑海里那一层薄膜。

    它面目狰狞猛然回首。

    身后。

    酒神庙大门前。

    虞眉的身边。

    两只妖傀早已伏尸庙前。

    李长安手持铃刀,包裹青光,干净利落地削去了它留在虞眉身上的禁锢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幻蝶喊出了一个注定无法达成的命令。

    藏身人群的妖傀们清醒过来,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道人回以一个戏谑的轻笑,扣着虞眉的肩膀,小小一步,退入了酒神庙中。

    随即。

    凭空蒸发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李玄霄!!!”

    凄厉的嚎叫里。

    幻蝶被人潮,不!妖潮淹没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顶点小说-顶点小说网提示:
  ① 文章阅读页面,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回车键返回书目录。
  ② 如果您发现本书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通知我们,赖以生存的顶点小说-顶点小说网需要您们的建议和更多的参与!
  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地煞七十二变最新章节,而本站又没有更新,请发短信通知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,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