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 | 手机阅读

顶点小说-顶点小说网 -> 玄幻魔法 -> 仙武帝尊

第三千三百五十五章 举世降阶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“停了,雪停了。”

    呼喊声响满诸天,一声声皆亢奋。

    不知从哪一年,流出了这么个传说,何时雪停了,大楚第十皇便何时归来,一万年了,下了一万年的雪,终是停了,那尊永恒的战神,该是要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叶辰。”

    “皇者。”

    “圣体。”

    各个称谓的呼唤,响彻在世间每一个角落,便如当年,众生危难之时,呼唤苍生统帅那般,是发自灵魂的咆哮,妻儿、故友、师长、后辈...曾参与过举世献祭、曾见证天道轮回的人,都在同一瞬间呐喊。

    “这,便是先辈们的故事吗?”

    听着嘶喊,后世多喃喃自语,真正见证了何为众生意志,那个承载信念的统帅,缔造的究竟是怎样的传说,究竟是怎样一个人,才配的上那永恒的神话。

    奇迹,即将揭晓。

    后世心境澎湃,已迫不及待想见见传说中的圣体叶辰,是否真如先辈们所说,是一尊永恒而不朽的仙。

    玉女峰。

    圣体家的妻,皆自梦中归回,一个个踏入浩瀚的星穹,皆神色紧张,皆东张西望,找寻着最宝贵的他。

    一万年了。

    从未有哪一瞬,如此刻这般清醒,倘有那人归来,纵隔着天堑鸿沟,纵有无尽沧海桑田,也能一眼认出,那不止是万域苍生的统帅,也是她们的丈夫。

    “人嘞!麻溜滚出来。”

    夔牛与小猿皇皆捂着老腰,满星空的蹦跶。

    “雪停了,该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大楚皇者、冥府阎罗、帝尊神将、诸天众帝、天庭众至尊...都登临浩宇,踏上了自己所能走上的最巅峰,穷尽了目力,俯瞰山河,只为将那个人找出来。

    “叶辰。”

    震颤寰宇的呼唤后,世人有默契,默契的屏住了呼吸,生怕呼唤的声音太大,乃至听不到圣体的回音。

    这一瞬,整个宇宙都静的可怕。

    这一瞬,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然,等了良久,都不见那人有回音。

    苍生仰眸,仰看缥缈。

    女帝与神尊也在,立于虚无的最巅峰,也是穷尽目力,俯瞰着整个宇宙,一寸接一寸,挨着个的搜寻。

    世人都在等,等两荒帝开口。

    可惜,等了足一日,也未等到想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神尊心中喃语。

    一日间,寻了诸天无数遍,并无叶辰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女帝的眸,也暗淡不少。

    若叶辰真回来了,他们不可能望不见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圣体的妻,皆泪眼朦胧,泪不曾流出,就那般含在眸中,找不着自己的丈夫,泪水便绝不会淌出眼眶。

    齊婳说的不假。

    玉女峰出来的女子,执念太深,如今都已魔怔了。

    “说好的,雪停了叶辰便归来。”

    太多人立在星空,久久不远离去,或许都渐渐接受了,所谓的雪停他回,貌似就是永恒中善意的谎言。

    可叹苍生。

    为了这个谎言,等了足足一万多年。

    雪停了。

    叶辰未回。

    但自这一日起,诸天频频出怪事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,纵能听闻永恒的天音,如古老的仙曲,响彻在每个人的梦乡;逢有月圆,天上总会演出异象;每有娃娃出生,都有漫天仙雨,凌天而倾洒。

    “乾坤变动?”

    神尊立于山峰之巅,不止一次的演化推算。

    同样在推演,还有女帝。

    奇景怪象太多,连他们这两尊荒帝,都寻不到端倪。

    第三日,黑暗笼暮。

    仰天去望看,好似有么一片黑布,遮了整个宇宙,日月星辰,都失了光辉,再耀眼的光,也撕不开黑暗,好似,红尘世间都堕入了九幽,再不见光明。

    第五日,夜幕散去。

    然,怪象未退,先前是黑暗笼暮,如今,却白日不换,仿佛没了黑夜,璀璨的光明,重新洒满了人间。

    第九日,雷电交加。

    无人渡劫,可这场莫名出现的雷,却劈了整整一月。

    还未完。

    世间规则混乱,好似没有季节轮回。

    第一个十年,四季如春。

    第二个十年,终日酷暑。

    第三个十年,秋风萧瑟。

    第四个十年,白雪皑皑。

    “真他娘的有意思。”人王盘腿山巅,握着一个烟袋,深沉的吐着烟圈儿,烟雾缭绕中,如似在修仙儿,雪停了,未等到叶辰,宇宙却是变起了戏法。

    所以才说有意思。

    尴尬的是,连两荒帝都找不出端倪。

    “事出反常...必有妖。”

    冥帝捋着胡须,终是出了冥界,完事儿就被揍了。

    但他说的话,却无人反驳。

    无缘无故,诸天哪来这么多奇景怪象。

    “老七。”

    夔牛这一嗓子,不是一般的霸气侧漏。

    轰!砰!轰!

    这一嗓子嚎出不要紧,四海八荒都轰隆声不断。

    乃叶辰雕像。

    被供奉一万多年,他的雕像,竟一尊接一尊的炸裂了,都炸成了飞灰,成历史尘埃,而苍生的供奉之力,也随风而逝,也便是说,万年供奉,全化泡影。

    “你傻逼吧!嚎什么嚎。”

    “你姥姥的,不是老子震的,它自个炸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得,万年的辛苦,全都白费了。”

    星空多谩骂,却也多叹息,众帝皆知,石像集体炸裂,与夔牛无关,但叶辰雕像毁灭,可不是啥好兆头,纵供不出叶辰的灵,这石像也没必要挨个炸吧!

    如今倒好,断了太多人的念想。

    若雕像炸了,寓意不祥的话,那接下来的事,就足够惊世骇俗了。

    叶辰雕像炸过第二日,神尊竟稀里糊涂的跌落了境界,也是毫无征兆,说跌就跌,一点儿不含糊。

    至此刻,神尊还搁那郁闷呢?

    女帝也未能逃过厄难,神尊之后便是她,帝躯无伤痕,也未遭反噬,立地降到了准荒圆满。

    不急,还有。

    整个诸天,凡修士都跌了阶位。

    上个纪元,举世献祭。

    这个纪元,举世降阶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那个画面哪!那叫一个养眼哪!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。”

    熊二骂的最欢实,证个道难入登天,好不容易成帝了,二帝的道号,都还未焐热乎,说降阶就降阶了。

    “看开点儿,大家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这么说,俺心里好受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的帝位啊!”

    干咳声哪都有,唏嘘也啧舌。

    下了一万年的雪,竟来了这么个神操作,所有人都措手不及,纵观前两纪元,从未有过这等怪异之事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种猜测,他要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龙爷捋着胡须,一语说的语重心长。

    “奇景怪象。”

    “规则混乱。”

    “举世降阶。”

    “嗯,足够大场面了,能配上某人的逼格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那厮回来,老子是先骂娘呢?还是先拥抱嘞!”

    “俺以为,打一顿最实惠。”

    不正经的老家伙,又扎堆儿扯淡。

    美好的愿望,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若举世降阶,能迎回那尊战神,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诡异之象,持续了足百年。

    至第一百零一年,诸天才恢复正常,又有了日月轮回,又有了春秋冬夏,大好的山河,重新焕发生机。

    尴尬的是,上到准荒圆满,下到凝气小辈,在百年间,竟无一人进阶,就好似有那么一个牢笼,锁定了他们的修为,无论怎么冲击,都无法再重回巅峰。

    诛仙镇,世外桃源。

    曾经,这里出过一个武林神话,而且,算卦颇灵,被世人奉为老神仙,不过修士界,更愿称他叶半仙儿。

    还是那座酒楼门口。

    还是那张破旧的桌子,已有无尽岁月未有人坐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来了那么一个神棍。

    嗯,就是一个神棍,身穿道衣,头戴高帽,嘴边还粘了两撇胡子,走道一路三摇晃,很自觉的坐那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,这货看着面熟不。”

    “何止面熟,瞅见这张脸,还莫名的手痒痒。”

    “哪冒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有人来算命,哦不对,有人来看猴儿。

    便如这三位,自打来了,就搁那揣着手,上下打量着神棍,就不是来算命的,就是来看猴儿,你一言我一语,还聊的贼开心,看的神棍浑身上下直发毛。

    这三位,都熟人。

    仔细一瞅,正是独孤剑圣、乱世刀狂和天罡杨玄。

    “这位施主,你印堂发黑啊!”

    神棍捏着胡子,语重心长的看着刀狂。

    “我得揍他一....。”

    不待刀狂把话说完,便被一人扒拉开了。

    乃杨阁老和侠岚,看着神棍,神色那叫个激动。

    好嘛!五个人板板整整给人围了半圈儿。

    神棍俩眼珠左右转,被几人盯着,通体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“亲家?”

    侠岚轻语,试探性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亲...家?”神棍一愣,很懵逼的有木有。

    “来,我来。”

    杨玄拽开了侠岚,一个大嘴巴子呼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这位施主,有话好....。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“贫道法号....。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的....。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几巴掌落下,整个世界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神棍也老实了,鼻青脸肿,还就一个鼻孔流血。

    打,接着打。

    老子都这熊样儿了,看你还好意思打不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?”

    “瞧这架势,貌似真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看给人打的。”

    杨玄干咳,上官玖唏嘘,凌风他们则一脸尴尬。

    也对。

    人好好的做生意,上来就一顿耳光,还有没有王法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...诶诶诶...?”

    杨玄张口,话还未说完,便觉脚掌离了地。

    身侧的上官玖,也一样。

    在世人瞩目下,俩人一前一后的上天了。

    看样子,该是被人扔出去的。

    扔他俩者,乃一个白发女子,更准确说,是一群白发女子,各个仙姿翩然,容颜绝世,皆美的如梦似幻,皆眸中萦绕水雾,映着淡淡星光,凝结成了霜。

    圣体家的妻子,都来了。

    不止他们,还有诸天众帝、大楚皇者、冥府阎罗、帝尊神将....基本都来了,只不过,都未曾进这颗古星,都在古星外,一步站一人,生生铺满了星空。

    今天,是个好日子。

    小伙伴们都有眼力见儿,不忍心进去打搅。

    凌风不语、侠岚与杨阁老也不语。

    无需去问,看众女都泪眼婆娑,便已知答案了。

    “干嘛,你们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出来,给我出来。”

    诛仙镇的大街,顿的热闹了。

    某个神棍,钻桌子底下去了。

    那帮漂亮的妹子,正拽着他俩腿儿往外拉。

    画面嘛!还是很温馨的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